物林

这世界很大也很纷乱;
这世界很小也很温柔。
不会打字,用的手写。
渴望睡眠。
金瑞这么好,想让别人了解到他们的好。
产出金瑞,可能有金左相关。
金all也吃(。ì _ í。)
不吃all瑞,及除金瑞外瑞右,谢谢合作!
是正在寻找龙的(立志)屠龙少年!
生来就是个不服输之人!

夏天

 @鲜血裁决 是双向花吐,其实我是第一次写这种体裁的文,起了几次稿也都不满意,改了几次最后也就只能这样了。毕竟开学了,说好的要假期写完的。

花吐原素很少。

应该没有错别字吧。







夏天是一个炎热的季节。


金从操场边缘绕了过来,在看见格瑞时挥挥手,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格瑞旁边,把手里拎着的袋子里的东西哗啦啦全倒了出来,覆盖着冰霜的易拉罐相互碰撞着,罐子中的清冷液体撞击着罐壁发出清爽的声音。


金是把学校旁边的小卖店里的冷饮几乎都买来了,也不怕别人买不着冷饮,毕竟也没几个学生会想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出来锻炼,都在空调房抱着手机什么的续命,自然就不会有人再去买了。


格瑞从金手里接过一罐冰可乐,他刚刚剧烈运动过,汗水还滴滴答答不停往下流着,格瑞并没有选择立即喝掉手中的冰可乐,而是把易拉罐贴在手掌内侧,管壁上细小的水珠刺进手掌,格瑞侧头看着金把罐中的液体一饮而尽,突然感到一阵清凉。


从他认识金起就发现金总是会做些看起来就无意义的事,例如现在大中午在外跑步,但是却总会在某方面起到某种成效,比方说他现在就在冰可乐的冰爽香气中,和金的灿烂笑容中,稍稍忘记了某些烦恼,比如说什么升学考试,比如说什么择校问题,也知道现在的悠闲以后不多了。



夏天是一个烦躁的季节。


关于择校问题上金和格瑞几乎没有分歧,然而却正是因为这一样的选择才产生了分歧。s校——这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学校,每年招收的名额却很少,金和格瑞的这个学校每年只有一两个名额,这就意味着每一个要报考s校的学生都要孤军奋战,敌人不只是别校的学生,还有自己的同窗,以及自己的好友。


为此他们吵了一架,最后的结果是两个幼稚的小孩并肩躺在地板上,面朝天花板。


最后是金先打破沉默,金说我不想留下遗憾,你也知道s校好,所以说我想试试,你也不要手下留情啊哈哈。


过了很久格瑞才回答,嗯。


后来金就一直在想,那天他做的事是否是对的,他说的话又是否是对的,如果当时他选择了另外的解决方法是否后面的一切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不,结局是注定的,也许是当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积累的超过了友情的范畴,也许是当他们之间萌生了一种特殊的情感,他们开始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对方时,结局就已经可以预知了。



夏天是一个拼搏的季节。


之后是紧张的复习,尽管不知道自己还能否学进去多少,但是至少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等考试后再和他说吧。金这样想。


于是他们之间冷淡下来了。



夏天是一个坦率的季节。


那个女孩是这节自习课下和金表白的,就在格瑞面前。


格瑞不能说讨厌她,因为他现在才发现这个班里自己除了金以外的他人一无所知,更是因为自己不是金的什么人,自己和金除了“朋友”的这层关系外,什么都不是。


金拒绝了——这是意料之中,但是好孩子格瑞还是以莫须有的理由翘掉了下一节课,在天台望了一节课天。之后金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回答没事。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等考试后再和他说吧。格瑞这样想。


于是他们之间如常。



夏天是一个毕业的季节。


该来的总会来,躲不掉的,就像毕业考,就像他们分道扬镳。


夏天一眨眼就会过去。


尽管这两个小男孩学习都很好,但是金考过格瑞是第一次。成绩出来后负责教金和格瑞的老师找到金,拍拍他的肩膀,说你还挺厉害的嘛,金回答说,嗯。


s校今年只有一个名额,是金。


之后金和格瑞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相遇了,他们似乎都想说什么。


金说,原来学校这里多热闹啊,现在考完试了一个人也没有了。


格瑞说,嗯。


金说,格瑞你最近还好吗。


格瑞说,嗯。


金说,我要走了。


格瑞说……嗯。


最后他们也什么都没对对方说。



夏天是一个离别的季节。


s校在别的市,金就要离开了。


格瑞目送着金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突然想要声嘶力竭却又发不出声,结果从嘴里涌出了大片的泪滴。


金坐上了去往s校的车,却一直仰着头,把手中的最后一片花瓣碾碎了。


金说,他对某人多年的暗恋,结束了。


我……本来还想上个色来着,后来觉得算了吧……

有点不敢打标签……

你死亡后的世界

是亡灵金×神瑞。就是凹凸大赛中金死了,格瑞成为了神, 然后金骨骼惊奇变成了鬼魂可以触摸到格瑞格瑞也能感觉到他但是碰不到金,当格瑞睡着时金可以进入到格瑞梦里,这时他们可以碰到彼此,金还可以改变格瑞梦境这样。


这个可能写长篇,反正不管填不填先挖坑再说。


一一一一








当格瑞来到小巷里的时候,天下起了雨,如毛的细雨落到了格瑞的头上,脸上,扎得人有些发疼。

格瑞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忽然听见街角传来一阵孩子的笑闹声,于是一群孩子嬉戏着跑了出来,他们围着格瑞跑来跑去。

格瑞看清了那群孩子中领头的那个人,金发碧眼,穿着正统的皮衣,雨点滴在皮衣上晕开一层深色。

格瑞知道自己是认识他的,但是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又不知道怎么了,就看着他凑过来,拉起自己的手,笑容灿烂:

“格瑞,时间已经到啦,我们不是要去参加喜宴吗?”

于是金发的少年拉着白发的少年往前走着,那群孩子们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走着走着雨下得越来越大了,周围的景色也好像是遇水的油画般溶化了,像鸡蛋皮一般的脱落了,结果这脱落后的背景墙也是雨天的灰色。

走在前面的金发少年突然加快了脚步,越来越快,最后拉着白发的少年跑了起来:

“再快一点呀,格瑞还需要换件衣服。”

身侧的街景突然向后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耀眼的光芒。

前面的金发少年突然转了过来,扑向了格瑞,可能是因为这个人太过于熟悉,也可能是因为格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少年就利落地把他身上已经被雨打湿的神使服扒了下来。

“哎呀,格瑞需要穿的正式一点呢。”

那个少年如实说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了一套衣物,于是便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格瑞套上深黑的马甲,披上素白的披风。

格瑞在心里说你看哪家喜宴穿成这样的,这哪是喜宴,明明就是要送葬的既视感,再者说我也没有什么要参加的喜宴啊,但是却又冥冥之中觉得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儿,他真的要去参加喜宴,他真的是要去参加一个像葬礼一样的喜宴。

这时格瑞才发现他现在他们现在身处于一个类似教堂的建筑里,长桌上的烛台里插着纯白的蜡烛,墙上挂着几道白绫,棚顶的吊灯发出刺眼的白光。

一切的事物都有着一种淡淡的违和感,但是却又都显的合乎常理。

一切都显得太诡异了。格瑞终于忍不住了,唤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金,别闹……”

说还没说完,墙壁上的墙皮突然脱落。在空气化作粉沫。

梦境一瞬间崩塌。

格瑞瞬间清醒过来。一把摁床头的正跑来跑去的小机器人头上,被抓在手里的小机器人屏幕上出现了几个慌张的颜表情:

“哎呀大人您终于醒了!……嘤嘤嘤大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大人您还没起来……你们快收起来!”

“……”

格瑞看着那几个本打算把水泼到自己头上的个小机器人慌慌张张地把水桶收起来,强忍住了把手中那个欠揍的小机器人捏成废铁的冲动,起身去洗漱,然后就感觉到有人把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格瑞随意地把水拍在了脸上,把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金色的缎带散开,无视了旁边正飘在半空中的镜子上渐渐浮现的水雾,他知道是金在冲着镜子哈气。

“早上好呀,格瑞!”

看着镜子上逐渐浮现出来的扭扭歪歪的字体, 甚至连眼皮都懒得翻了:

“金,你昨天又在搞什么?”

迟迟没有回应。

……格瑞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回应,披上神使的披风就要走,然而没走几步就受到了阻力,

因为有人拖住了他的脚腕。

“……金,松手。”

然后他就感觉到脚腕上有人在敲敲打打,渐渐拼成了一句话:

“唉格瑞你别走。”

格瑞没动,金知道他在等着下文,犹犹豫豫地在少年精瘦的脚腕上敲打下一句话:

“嗯、暂时还不能告诉格瑞呢。”

格瑞突然愣住了,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知道他不会害自己,他也会去无条件的信任他,但是就感觉到从内而外的一种无力感,就像回到了当初那个遍地是尸骸的赛场上,白发的少年抱着金发的少年,呼唤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却再也醒不过来了。金发少年的牺牲是他自己早已计划好的,而他却毫无察觉,任着那个少年把他的计划一步一步地实施下去,是他没有保护好他。



-----
[……]
[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表情啊]
[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的呀]
[无论是从前还是未来都是]
[不可以逃避的喔]
[……]

就刚才一翻黑名单,嗯?我什么时候拉黑那么多人的?

之前被我拉黑的对不起啦!我已经放出来了。

。是我了

你不可能找到我(三天一换名:

啊?你问我为什么关注别人?

可能有以下几点原因:


1 对方的文章(画)是真好看。

2 觉得对方粉丝太少了,有点同命相连。

3 发现对方和自己吃同冷cp,想激励对方。

4 发现对方头像好看,或名字好听。

5 一时手滑点错了,觉得这是缘分就不取消了。

6 看对方顺眼。

7 觉得对方坦诚。

8 闲得无聊。



(佛系关注了解一下)

就每次看见瑞金就在想:哇这个金!哇这个瑞!瑞金我磕爆!

然后看完瑞金就想着:哇刚才那篇金瑞真棒!

(令人窒息的操作)

总算是弄明白怎么屏蔽标签了,再弄不明白我都要退圈了……

一些小日常

清晨.

  阳光斜斜地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过来,清晨的阳光是温暖湿润却又清爽的,带着些青草和露水的香气,但是对于初醒的人来说还是有点强烈的。

  金微微眯了眯眼睛,伸手摸了摸身侧发现已经没有人了,意料之中,毕竟格瑞总是起的比他早,而金总是只有在饭菜的香气中悠悠转醒。

  而格瑞也没有大清早拉开窗帘打扰金睡觉的习惯,所以窗帘只有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拉严。

  金下床,听见一阵水声,是格瑞在洗澡,他一般都是先洗完澡再做饭。

  对于洗澡这件事上,金和格瑞有着不同的习惯,格瑞习惯于早上洗澡,而金则习惯于睡觉前洗,但是他们都有着一个相似的习惯,就是洗完头后等头发自然风干,他们都不习惯于用吹风机。

  水声停了,浴室门被人从里面“哗”地拉开,里面的人只围了一条浴巾,刚出来就被一只金毛扑个满怀。

“ 格瑞~ ”

  被叫到的人微微挑了挑眉,有些惊讶于金的早起,又把他推开一点,毕竟格瑞不想让自己头发上的水溅到金身上,结果被抱得更紧。

  少年的胸膛是有些硬的,薄薄的肌肉很有弹性,也蕴含着不小的力量,因为刚洗过澡所以还沾染着细小的水珠,但是金可不管这些。

  算了,抱一会吧。



早上.

  格瑞做的饭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呢!格瑞在得到金洋溢着阳光气息的赞美时只是回答说“快点吃完该上学了”,但是微红的脸颊暴露了他。

  唉嘿嘿, 格瑞果然还是傲娇的吧。



中午.

  中午饭是学校供应的快餐,因为格瑞喜欢清静所以选择了在学校小树林里吃,在这种时候就能体现出格瑞对牛奶的强烈热爱了,就现在来说已经喝了四瓶了,然而还在继续……



午后.

  现在是午休时间!来好好的睡一觉吧……



下午.

  金醒来时格瑞已经不在身边了,一看表发现已经上课了,慌慌张张跑向教室,趁老师不注意偷偷遛进去,刚坐下旁边的格瑞就已经把自己记的笔记递过来了:

  “我帮你签到了。”

  有那么一瞬间金差点认为格瑞是天使。



晚上.

  格瑞打开门就看到金趴在地上,于是叹着气把他拉进来。

  金是被丹尼尔叫去“补课”了,其实以金的成绩来说是不用补课的,而他也不是被叫去补课了,只是被丹尼尔叫去问东问西,都是关于金姐姐的,像问“你姐姐喜欢什么颜色呀”之类的还好,可是像“你姐姐穿什么牌子的衣服呀”之类的问题叫人怎么回答呀,金说我知道你喜欢我姐姐,但是关我什么事呀!

  格瑞围上围裙,回头问正摊在椅子上的金:

  “今晚吃面条行吗?”

  金转过头,眼神一片死灰,发出了像蛇一样的声音:

  “……咝”(是)

  格瑞装作不明白,开始解围裾:

  “好,今天晚上不吃饭了。”

  金一下子蹦起来:

  “格瑞你怎么能这样!”

。。。。
@冰夜 给你的金瑞日常。
……对自己的慢手速再一次有了深刻的认知……

神对游戏的胜利者说,你想要成为神使,就要遗忘人的情感。



胜利者说,好,于是他把自己对自己已逝的亲人的记忆,和对这世界的唯一联系,放置在自己的袖子里,任它们在那里生根发芽,最后开出美丽的花。

























……



……最近当写手当的有点绝望



……于是我尝试了一下绘画



……我决定还是当一个写手吧……



这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画瑞哥。



是神使瑞。



衣服是自设,尝试加入了矢量箭头的原素。



算起来金也是格瑞的亲人吧,无论是在朋友还是在爱人或是家人的方面,或者都是。



他们真好啊。



(丢完图就跑真刺激。